Miami Nights 中譯

我應該重寫,而不是翻譯。

我應該拒絕翻譯。

我恨翻譯。

原版萬歲,我表達不出英文那種感覺。

sense啊。


邁阿密之夜


是夏末的夜晚,Laura拖著她的vintage行李箱,漫無目的地走在悶熱的街上。

一個黑人倚著酒吧的門,對路過的Laura吹口哨。Laura沒應他。她忙著低頭走路,不知道自己的金髮正在夕陽下一閃一閃。

Laura很沮喪。早上排練時她又一次從繩子上摔下來了。哈迪先生對此很生氣,他讓她用這一天的時間好好想想她的表現。“要麼在演出前做對,要麼離開我的戲團,”他毫不留情,“巡演就在明天,登機前你還有一些時間把它做好。我選你不是讓你去逗觀眾笑的,你又不是當小丑的料。”

現在她一個人在街上閒逛,機票在她的包包裡。她當然不想放棄演出,更何況她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地方可以去。她漫不經心地一路走,回過神來的時候,她發現自己已經坐在一個酒吧裡,面前是一小杯Bourbon。

她一口氣喝光它。兩個牛仔叫道:“嘖嘖,這對女生來說口味太重了吧!”她沒理他們。酒吧裡的空氣悶悶的,很吵鬧。一個半吊子樂隊在舞台上裝模作樣地大吼大叫,就好像他們的演奏是貨真價實的朋克。這是一間十分平庸的酒吧,但他們的威士忌相當不錯。

Laura叫了一片三明治,她要廚師在裡面夾上火腿和色拉。那穿著混色襯衫的侍者懶洋洋地把盤子端來放在了她的桌子上。三明治做得很出色,邊緣整潔鋒利的兩片吐司夾著新鮮的火腿和多汁的果蔬。人們常常忘記切好三明治上的麵包片是多麼重要。她抓起三明治咬了一大口,對此她十分滿足。她把剩下的一整塊三明治放到一邊,拿出她的機票來。機票上的目的地是邁阿密,她撫摸著那幾個字母,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。

“邁阿密,他說過那裡擁有最棒的夜晚,”她默默地想。她回憶起多年前的一天,那時她還是個小女孩,而她所有的課餘時間都被體操練習佔了去。一天晚上她結束了在練功房的練習,便遇到了那個魔術師。她深深地沈迷于他的表演,幻想在他那頂黑色的高禮帽裡化作真實的景象。他來自邁阿密的弗羅里達馬戲團,馬戲團因巡演在鎮上駐留。他每晚都演出。

她深深地記得那些夜晚。在那些天裡,她天天翹掉她的體操課,偷偷溜去馬戲團的帳篷。她很幸運,因為她還是個孩子,可以免費看馬戲團的每一場演出。她不喜歡那個傻乎乎的、只知道搞笑的小丑,也不喜歡那個美麗的馴獸師。她總覺得那寫被她命令去跳火圈的動物們一點兒也不開心。(即便他們其實都很出色。)不知為何那馬戲團裡沒有雜技演員,這使她有些不高興。只有魔術師是整個演出對她唯一的吸引。

馬戲團的最後一場演出舉行在小鎮的中心廣場上。魔術師最後才出現,他的戲是壓軸戲。“我們从邁阿密来,”他站在廣場中央,微笑著面對黑壓壓的人群,“我們和你們共度的每一個夜晚都熠熠生輝,現在讓我為你們帶來最後一個。”他張開雙臂,剎那間鎮上所有燈光都被點亮,又瞬間熄滅,留下被銀河覆蓋的夜空。由於城市裡的燈火都已熄滅,夜空前所未有地明亮。人們紛紛抬頭,卻不知魔術師早已乘著夜色離去。

究竟是多麼神奇的地方,才能孕育出如此才華橫溢的魔術師呢。從那時起,Laura就想成為一名魔術師了。但處於各種各樣的理由,她的夢沒能實現。她生活的步調依舊不緩不急,再也沒有什麼神奇的事物出現在她的生活裡,哪怕是轉瞬即逝。她漸漸的長大,最終作為雜技演員被懷俄明州皇家馬戲團錄用。然而無論她多麼努力,她都無法成為一名出色的雜技演員。

她盯著那機票看了好久好久,她覺得目的地的名字還是那麼耀眼。她放下機票,抓過剛剛用來裝bourbon酒的小酒杯,把它倒扣在桌面上,接著不知從哪兒摸出一枚硬幣來。“啪”地一聲,她握硬幣的手掌拍在杯底,那硬幣竟像是直直穿過厚厚的玻璃一般,掉在了被杯口封住的那一小塊桌面上。那兩個牛仔大聲地鼓起掌來。她瞥了他們一眼,冷笑一聲。她一直都很擅長這種小技倆,但她已經很久都不記得去展示它們。即便她記得,她也不敢再玩這些花樣。

她拉著箱子走出那間酒吧的時候,太陽已經快要沈到地平線下面去了。她看了一眼手錶,又看了一眼機票。飛機還有一小時就要起飛。她又一次輕撫目的地的名字。那將是見證她初次登台的地方,但她怎樣才能不搞砸它?

“不該是這樣啊,”她靜靜地呢喃,“真的,真的不該是這樣啊。”

溫柔而果斷地,她將手中的機票撕成了碎片。她做得很慢很慢,直到那機票上的每一個字母都已殘缺不全才停手。她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太陽已經完全掉下去了,留下一片漆黑的天空。

她把那些細碎的紙片揣進口袋,拖著箱子繼續向前走。她很冷靜,即便她還是不知道要去往哪裡。走著走著她忽然覺得一切都顯得明亮而充滿希望。

“夜晚才剛剛開始。”她想。


评论

© 鯊鯊鯊 | Powered by LOFTER